主页 > I彩生活 >白米炸弹客:我们心中都有个杨儒门,但总选择成为搅和咖

白米炸弹客:我们心中都有个杨儒门,但总选择成为搅和咖

2020-07-25 I彩生活 298 views 821

《白米炸弹客》一部会让人陷入一片阴霾的电影,不是打雷闪电,也不是狂风暴雨,而是乌云密布,让人闷的不舒服。但一定要说的是,女主角很正。

以下有雷(透漏剧情)如果没看过的朋友建议是看过后再往下读。因为与其说是心得文,我总觉得我的更像是分析脑补文,大家如果有些感想也希望可以一起交流。

电影中的几段自白,都透露了杨儒门心中的无奈。在这个社会上,他绝对称的上是善良的人,但却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善良为他带来了麻烦。而透过每一段的自白,我也用我的观点分析每一个角色。

学长和不公平的阶级

在部队中被学长欺负,人家在打牌他在帮忙晒衣服。训练也是学长逼着他做,他一直屈就,却还是被欺负。直到他忍无可忍,拿起了枪上膛,学长逃之夭夭。电影没交代后来怎幺了,但我想他从这里得到了鼓励。

只要我硬起来,才有人会理我。

但是你我都可能是那个学长,当我们在底层面临不断的剥削时,我们忍耐着往上爬。而等到我们爬到了那个位置,心中多少有一点复仇的心理,我当时受尽了多少苦才爬到这里,我怎幺可能让你好过,所以这样的事件真的层出不穷,更常发生在阶级制度明显的军中。

农民跟不上时代及夕阳产业

很可爱的一群人,也是我们认为应该淘汰的一群人。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你跌到洞里是死者在抓交替,你会不会觉得是迷信?如果一个人种东西种到赔本还是继续种,你会不会说他死脑筋?太好了,电影中农民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因为他们的世界观和你我不同,他们相信着我不相信的鬼神理论,不把金钱或是名利看得很重,而是把这片土地和祖先留下的财产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但在这个时代,进口稻米,甚至现在的进口猪肉都能够用更便宜廉价的方法轻易的解决粮食问题。站在政府的立场,你该促进经济发展,照顾我这种趋近22K的鲁蛇,让我的猪排便当不涨价,还是照顾农民,让他们的作物有得卖?我想答案很明显,其实只要发展出不同形态就好,「良食究好」不也开创了一个新的市场吗?

对于环境保育、传统产业和经济发展的关係,我常觉得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好的方法解决,他们不是互斥,可以是一个维妙的关係。

警察与学者的看法矛盾

我们的人生中不断接受着别人的眼光。当时有个小孩摔到沟里死了,警察说这是一个隔代教养的问题,但没有说隔代教养的原因是什幺,又为什幺有问题?而女学者却认为这不是隔代教养问题。价值观制定者究竟是生长在这里的人们,还是那些所谓的研究学者或警察?而我想重点是,剧中杨儒门就大声的对她说,「只会在这边说,妳又做了些什幺?」常常我也说的头头是道,最后却什幺也没做,才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民代和金钱权力

我想这个角色不用多说,就是大家最讨厌的嘴脸。印象最深的三幕

    他和建商说赔这幺少,当什幺董ㄟ。 对她女儿说,如果是白叔出手,只会比我更绝。 对农民说快跟我一起去游行,我们不能让农民和渔民的权益被看扁。

他是真正为了掉到洞里的孩子或是农渔民争取权益,还是为了自己,我想这个答案好像很清楚,却其实有很多的讨论空间。

这些所谓被发声的人是不是也得到了利益,但是他本身却又得到了更大的利益。我想这个是最令人诟病的,但也是我思考的,身为政治人物,是不是就是帮你谋小利,为自己图大利?我想一个需要算计的职业,所谓的服务甚至帮你讨公道,肯定也都有背后的利益。

只是,难道你都没有得到吗?还是你只是不满他们得到的更多?

选择一下:

    当如果他们不帮你,你什幺都没有。 他们帮你,你得到一点,他得到很多点,

你选择哪个?

我本来以为大家会选择2,但其实大家都会赌气选择1,宁愿大家都不要有。

因为其实大家都期待着3「他们不求回报的帮助你」。但这有可能吗?答案还是放在各位的心中吧。

搅和咖的屈服现实

他退伍后,遇到了儿时玩伴搅和咖。她自称是搞革命的,但是杨儒门却从药罐和刀片中,看见了她的不稳定,我想她要革命的对象从来都不是政府,而是他对她自己的认同感。一个利用和欺负支持自己农民的老爸,我想也许是她想革命,想反政府的原因。

她满口革命却没有实际作为,她在办事处拿了小弟的枪,还是没办法对爸爸开枪。除了生活费,更重要的也许是她还是爱她的爸爸。每次对她不满,被她凶,却还是把生活费放桌上的爸爸。而虽然她现实,在把死囝仔的骨灰洒向大海表达不满,但还是在死囝仔死后照顾了他的弟妹。

而当她猜到放炸弹的是杨儒门时,号称革命份子的她不是一起参与,而是说服杨不要去做,不希望看到他坐牢。我想这个很像是我们的缩影,我们总是有各种理想和抱负,但屈于现实,屈于无奈,甚至屈于我们身边的爱。

死囝仔一家和弱势

认识了死囝仔,我想是因为杨儒门的善良。电影中他对于原住民的认识很经典「醒着在喝酒,醉了就在哭。」我们对于很多弱势团体,不也都是归功于他们不努力,不上进,也正是这样的不认同他们吗?

他的死很像是我们很常见的死法,一个人为了一整个家庭努力,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直到撑不下去。

不只是原住民,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是真的没努力,还是因为社会文化让他们努力也没有用呢?而弟弟妹妹在洒骨灰的时候,还在旁边玩水,他们真的对哥哥的死不闻不问吗?我想他们很乐观,也只能乐观,很多艰苦人都是很乐观的,因为这样,他们才能继续艰苦。

杨儒门和理想

很多人大概觉得主角偏激,难道人家对农民不好你就去炸了他。我必须要说的是,整部片大概有两小时,我估计约有二十分钟是他在陈情,但却一无所获。投书报纸为农民发声的文稿总是石沉大海。还记得我刚刚说学长那里他学到什幺吗?还记得当搅和咖跟他说我是搞革命的,杨儒门回答她什幺吗?

因此他踏上了炸弹之路,利用恐惧发声,利用媒体对他的注意发声,令我最敬佩的事情是,他愿意负责。不断透露他的身份,甚至在监视器前面徘徊,最后甚至直接去自首。

当他被捕,警察要拿安全帽给他的时候,他直接拒绝,说:「这又不是什幺丢脸的事情。」我觉得他代表一个理想,他知道无论如何都会被逮捕,但他还是要做他觉得是对的事情。他用放炸弹来表达理念好像是个恐怖份子,但是他却只想为农民发声,让弱势能够有人照顾,让公平正义得以实现。连他的炸弹都是用米和农民耕种需要的肥料製成,他根本完全是理想的化身。

让我在电影院莫名掉泪的是,他和搅和咖说,「你把那三个顾好,坏事我来做就好」和「谢谢你,我才知道我不是唯一的浮萍。」杨儒门还是有他的无奈和不捨,但他只能去作,因为他赌的是一个改变。难道他不害怕吗,难道他没有牵挂吗,难道他没有所爱吗?他都有,只是他更相信他心中的理想。

最后,以上的角色也都活在你我的身边。厌恶阶级,却又期待爬到阶级的顶端。觉得农民很可怜,却想买到更便宜的食物。觉得钱和权很髒,又期望能够双收。怀抱着理想,却又只能屈服于现实。觉得弱势很可怜却又充满歧视。我们生活正是如此的矛盾。

白米炸弹客呈现了各种阶级中利益的冲突,也告诉我们,当理想在天边放了一个烟火,所有的向现实屈服的人,都会把他当作飞弹击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